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中国举重队外国人眼中的神!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11-16

  7月27日,吕小军在东京的举重训练馆里度过了自己37岁的生日。而三天后,他成为了奥运历史上年龄最大的举重冠军。

  他被国际,冠以「军God」之名,所有人,都叫他军神。是走在国外街上,被围住要签名的程度,

  为中国勇夺金牌的石智勇,前几天夺冠后发了一条ins:「今天,全世界都能听到我的WOCAO」,

  在国内不被关注的举重队,是多少外国人心中的神。吕小军发一条举重队合影,粉丝们甚至会给每个举重队员起昵称,能认出中国举重队里所有人的脸。

  国外好多健身房里,都是我们中国举重队员的海报和视频。举重队里的每一个人,都是通向国际的竞技明星。

  其实如果好好经营举重队的对外影响力,他们应该都能成为国际巨星,打好了这张牌,就是给全世界展现黄种人的力量。

  为中国举重赢得一枚金牌的谌利军,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受宠若惊地感谢了大家,说谢谢大家帮我找到了代言。

  身材美好的帅哥美女运动员们,除了广告,还上过各种娱乐通告,良性循环,她们又通过曝光赚了更多的钱。

  这无可厚非,为国争光的运动员,理应得到良好的生活和不过分的光环。然而这样的幸福,却从未落在过举重运动员的身上。

  2003年6月19日的《南方周末》,叫李海鹏的记者写过一篇《举重冠军之死》把才力的悲剧故事首次展示在世人面前。

  才力一生共获得全国冠军40多个,亚洲冠军20多个,是名副其实的「亚洲第一力士」。

  然而举重运动员,需要为自己的参赛不断调整体重,这本身就是很毁身体的一件事。而一二百公斤的杠铃长年累月给他们的身体,带来很多不可逆的伤害。

  退役之后的才力因为停掉了举重,却无法继续保持健康,患上了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,多年受困于贫穷、不良生活习惯、超过160公斤体重的才力麻木地呕吐着,毫无尊严地死了。

  在生前最后四年,他的工作是辽宁省体院的门卫,在他死去的当天,家里只有300元钱。

  还有一个叫邹春华的女举重运动员,职业生涯共获得过9次金牌,还曾经打破过世界纪录。

  后来甚至具有了很多男性特征,退役后生活无法自给自足,只能去澡堂当搓澡工。

  可以说没有几项奥运会运动,能比得上举重队的苦,他们的荣誉下,稍有不慎,便会透支自己健康。

  今年的奥运冠军谌利军也是这样,刚进入体校学习,父亲突发脑癌失去劳动能力,母亲一天40块钱要养活一家子人。

  父亲的医药费,年迈的奶奶,抱病的弟弟,和谌利军的生活费……这些让谌利军的妈妈最辛苦的时候,一个人要打3份工。

  谌利军练举重的地方是锅炉房改造的,奥运会前,他家都还是特困户,家里的房子都是开裂的。,家里唯一的大件,只是一个双门冰箱。

  中国队有一个叫唐灵生的举重运动员。在举起最后一把锁定胜利的杠铃时,评委三秒后却迟迟没有做手势示意他成功,唐灵生不敢放下杠铃,因为他怕放下了,裁判就不承认这个冠军了,然而裁判就是没有做出任何动作,

  那是重达自己身体三倍的杠铃,举在头顶多一秒,对身体都是不可估量的伤害,唐灵生就那么坚持举着,

  中国教练忍不住了,大叫着冲上台,评委才终于示意他可以放下,他,拿到了冠军。

  美国将她和她的教练拦在门外不让她发言,却让自己家的铜牌选手上台发言。记者问为什么没到,她们说:「因为她的药检结果没出来」

  比如中国女排想去观摩赛场,美国不给安排车,只能租车,收800美金90年代的800美金,相当于一个普通人两三年的收入。

  所以唐灵生不敢放下,他知道如果放下了,这枚金牌,就没了。他用12秒的坚持,

  东京奥运会举重男子73公斤级决赛中,中国选手石智勇也夺得了一枚金牌。里约奥运会后国际举重联合会调整了举重级别,

  奥运之前他也伤病很多,只能通过按摩和针灸,花了十几天康复。我是到了东京后才能正儿八经地投入训练,伤病、压力、煎熬都没有击垮他。

  比赛中途有一把举起来裁判却改判了失败,他没有说什么,直接喊到了198公斤,稳稳地举了起来,让人无话可说。

  记者采访他,这个小伙子也很有梗。问他有什么业余爱好,他说是钓鱼,因为举重已经天下无敌。

  人们终于发现了,这些年来的奥运会,每一届举重队的成绩都令人骄傲,最近几届每一届的金牌数都在5枚以上。

  干净,一语双关。一种意思是把所有的金牌都拿到手,另一种意思是,在这个兴奋剂横生的项目,尽量保持自己的干净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今年很多人在网上呼吁:「健身app、蛋白粉等等的厂商,看看中国举重队吧,他们太苦了,他们值得。」